观点

肖志夫:中美关系曲折艰难 彰显美国外交荒唐愚蠢

美国佬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本性,可以追溯到美国人骨子里的白人至上的种族优越感。白人优越主义是一种种族分子的形态意识,主张白色人种族裔优越于其他族裔,理念是白人至上,余皆劣种。在他们看来,白人种族是上帝派来统治世界的,白人种族“才算人”,其他种族都“不算人”,都必须服从他们的奴役。特朗普几乎完美地传承了美国白人祖先的一切臭毛病,六亲不认,唯利是图,为了美国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掠夺世界,反正美国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其行径甚至野蛮到厚颜无耻的程度。

中美关系曲折艰难 彰显美国外交荒唐愚蠢

2019年12月16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外媒记者就美方驱逐2名中国外交官一事向发言人耿爽补充提问……这是近30年来美国首次驱逐中国外交官,这种举动一般被解读为外交关系恶化的重要标志之一。

我们看到,中美关系自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急转直下。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假想敌”和“战略竞争者”,从美国国家战略层面重新定位中美关系,成为中美关系转向的标志性事件。

接下来的两年,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打压可谓是全方位的“立体战争”。在舆论上,国家领导人带头发起反华宣传战,特朗普总统公开放言:中国是继前苏联被打垮之后又一个强大的敌人。彭斯副总统更是口出狂言:“我们在过去25年重建了中国”……在经贸上,美国政府单方面挑起对华贸易战,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从500亿到2000亿再到3000亿美元,层层加码,步步紧逼……在军事上,蓄意挑起中国周围国家与中国对抗,组织对中国的“C”形战略包围;在“印太战略”框架下持续以压迫和挑衅的方式在南海中国岛礁附近频繁侵犯我领海主权;进一步深化美台防卫关系内容,肆意触碰“一个中国”底线……在意识形态上,策划反中乱港暴乱活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明目张胆干涉中国内政;在外交上,美国人看中国人谁都像间谍,简直到了“神经质”的地步,不仅留学生和访问学者遭到怀疑,甚至连一个开按摩院的华裔女士也被当成间谍炒作,现如今又发展到驱逐中国外交官……在组织上,2019年3月25日成立了“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作为一个专门对付中国的组织机构,它的成立标志着美国遏制中国崛起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美国当前这种“反华”阵势,不能不让人联想到美国历史上令人恐怖的“麦卡锡主义”。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美国掀起了一场以“麦卡锡主义”为代表的反共、排外运动,参议员麦卡锡组织发动对假象的“共产党人”实行歇斯底里的讨伐,声称“今天美国有很多共产党,他们无处不在——工厂、办公室、肉店、街角和私人企业”,大批科学家、作家、演员、导演、艺术家、教师以及各行各业的人们遭到迫害,全国上下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被称为“美国文革”。据估算,至少有800万美国人要经常证明他们对国家的忠诚大约有2000万美国公民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数百人受监禁、被驱逐甚至遭暗杀,数千人失去工作。“忠诚调查”的范围甚至扩大到了荒谬可笑的地步,在帕萨迪纳,有个3岁的小姑娘为商店当广告模特,她的母亲接到通知书,小姑娘必须签署忠诚宣誓书后才能领取报酬;辛辛那提红色棒球队也被迫更改了名称,甚至参加角逐美国小姐的候选人都必须陈述她们对卡尔·马克思的看法……这场“麦卡锡反共运动”导致美国随后几十年、几届政府对亚洲的理解出现严重偏差、对华政策严重失误,对美国国内的工会、政治组织和文化会造成沉重打击,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也遭受重创……而事后证明,一切都是子虚乌有,完全是麦卡锡“为了政治投机制造的谎言”。

麦卡锡是一个什么货色?据老夫查证,麦卡锡参议员,“是美国国内反共、极右的典型代表,恶意诽谤、肆意迫害疑似共产党和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行为不检点和进行大豆期货投机交易、赌博和酗酒”,他的“一大堆不同性质的事实和经不起验证的数字,把参议院和整个美国搞糊涂了”,“麦卡锡居然为屠杀美国士兵的纳粹党徒辩护”,“麦卡锡的政治生涯充满欺骗与谎言”,甚至被评为当年“最糟糕的参议员”……时任总统杜鲁门甚至恼羞成怒地谴责他:“我确信,威斯康星州人民极其遗憾,他们的代表竟是像你这样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家伙,居然能够一时左右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促成一系列反华法案的出台,把中美关系导向对抗,可见美国政府是何等愚蠢和软弱无能。

原本在抗日战争时期,美国政府与中国共产党就有过良好的接触和合作。从1944年7月开始,“美军中缅印战区驻延安观察组”经过3年实地考察,得出基本结论:“共产党在中国之地位,比现存任何团体都高”,共产党将在中国生存下去,中国的命运不是蒋介石的命运,未来的中国属于中国共产党。共产党的政府和军队,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受到广大人民积极支持的政府和军队。“中国正处在蒋介石向共产党交权的边缘”,“共产党将在最近几年内成为中国的统治力量”,因为共产党已在中国扎下了根,“中国的命运肯定不属于蒋介石,而是属于他们”……因此,当时的美国政府已经做好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准备,以至1949年4月解放军攻占南京时,所有国家的使馆都随国民政府南下广州,唯独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留在了那里。

谁知,这时美国国内突然跳出一个“反共斗士”麦卡锡,清算美国政府内的“共产党人”,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